<li id="zkptl"></li>

    <button id="zkptl"><acronym id="zkptl"></acronym></button><mark id="zkptl"><optgroup id="zkptl"></optgroup></mark>

    1. <rp id="zkptl"></rp>
      中國西藏網 > 原創

      【我在雪域考古】張建林:西藏考古百年回顧(上)

      發布時間:2022-12-28 16:15:00來源: 中國西藏網

        【編者按】現代考古學已經在中國走過百年光輝歷程,但西藏考古的發展卻相對較為滯后。雖然西方學者曾經一度開啟了西藏考古之門,但真正科學意義上的西藏考古工作是在西藏和平解放之后才開始興起的。在建立具有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考古學的時代潮流中,西藏考古方興未艾,正處在新的發展時期。

        “在這一片被某些人視為荒漠的高原之上,是埋藏著可貴的古代寶藏的。這些寶藏在科學上的重大意義,有些在我們現有的認識水平上還難以作出恰如其分的評價?!?/p>

        ——已故著名考古學家童恩正

        當我們回顧西藏考古百年歷程,發現許多考古學者也曾在切問近思、超然遠覽的同時,回望著他們走過的時代。

        1985年,童恩正發表了《西藏考古綜述》。同年,侯石柱寫了《西藏考古工作的回顧》。2005年,夏格旺堆、普智發表了《西藏考古工作40年》?;粑≡?001年著有《20世紀西藏考古的回顧與思考》,后于2019年寫就《近70年西藏考古的回顧與展望(1951-2019)》。2018年,楊清凡發表了《21世紀以來西藏文物考古事業的發展及研究回顧》。

        近期,陜西省考古研究院研究員,西北大學特聘教授、博士生導師,浙江大學人文高等研究院訪問學者張建林,為浙江大學師生作了一次題為《西藏考古百年回顧》的講座。

        
      圖為張建林在野外考察 攝影:王毅 圖片來源:人民日報

        30多年來,從西藏考古到隋唐考古,張建林博學篤志、奮其獨見,從未停下對古代未知世界探索的腳步。期間,他入藏30多次,對西藏的了解甚至已經超過了自己的家鄉陜西。

        “西藏考古是研究西藏歷史的重要途徑之一,但由于以往在西藏開展的考古工作不夠多,研究框架還沒有完全建立起來,難以展開深入系統的研究?!痹趶埥值哪X海中,西藏有一張神秘的年譜需要更多人來完善?;趲资甑膶嵉毓ぷ鹘涷?,梳理手頭掌握的文獻資料,他認為,從20世紀初到現在,西藏考古事業的發展大致經歷了六個階段。

        
      圖為藏北發現的石片石器 翻拍:李元梅

        20世紀初至1950年,以“藏學家”身份進入到西藏進行“考古”“探險”活動,可說是西方學者的“專利”

        張建林指出,這期間的考古活動主要是帶有探險性質的地理調查,地下考古發掘因為條件所限無法真正有效展開,所獲取的資料十分有限。如1901年,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率探險隊進入西藏北部和西部的調查,便是側重于地理調查和測繪。由于藏族人民對于外來勢力強烈的抵制和反對,能夠真正深入到西藏高原的西方人并不多。

        “這一時段的考古調查涉及范圍較廣,包含了史前的石構遺跡、巖畫,如蘇俄探險家雷列赫對藏北大石遺跡的考察、意大利學者圖齊的著作《西藏考古》;還有歷史時期的佛教遺跡、碑刻、藏王陵等,如英國人麥克沃斯·揚寫的《到西藏西部的托林和扎布讓的旅行》,以及英國人黎吉生對藏王陵的考察?!睆埥謴娬{,這時期有少數的考古發掘,大部分古代墓葬都是在施工過程中偶然發現的。

        “當時的學者大多具有較好的藏文功底,重視藏文文獻的收集整理,并與考古調查資料結合起來研究西藏的古代歷史,留下了豐富的研究成果與資料?!睆埥忠詧D齊為例說,“他是西方學者在西藏考古與藝術領域最高水平的代表,在傳統藏學研究中加入了西藏考古,從而使藏學研究出現了新的面貌,具有開拓之功?!?/p>

        
      圖為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卡若遺址出土的雙體陶罐 攝影:李元梅

        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以后,西藏考古發生了本質性的變化

        20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初,西藏考古工作完全由我國科學工作者和考古學家開展。張建林舉例稱,如1956年,地質學家趙宗溥在西藏采集到了細石器;還有1959年,王毅、宿白、王忠等對拉薩、山南、日喀則進行考古調查,連續在《文物》刊載了7期《西藏文物見聞記》,并于20世紀90年代將調查資料及研究成果收入《藏傳佛教寺院考古》一書。

        這期間,以宿白為代表的考古學家參加了大范圍的文物調查,主要為宮殿(如布達拉宮)、佛教寺院(如薩迦北寺、白居寺)、碑刻、陵墓等。特別是佛教寺院的考古調查,為后續的研究奠定了基礎,在調查方法和研究方法上提供了范本。

        張建林認為,這時期西藏考古成果的一個重要標志是舊石器、新石器的發現。舊石器均為地質學家采集,考古學家整理并進行研究,新石器僅限于地面調查和采集、征集,都沒有找到遺址。

        他指出,這一時期仍然屬于西藏考古的初級階段,只有零星的考古發掘,如1961年,西藏新成立的文物管理小組在拉薩市彭波農場以東的坡麓地帶,發現并清理了8座洞穴墓葬。

        
      圖為西藏自治區阿里地區噶爾縣故如甲木墓地出土的“王侯”文禽獸紋織錦 攝影:李元梅

        
      圖為西藏自治區阿里地區噶爾縣故如甲木墓地出土的青銅茶鍋和茶葉 攝影:李元梅

        20世紀70年代后半期至80年代初,西藏形成了自己的考古隊伍

        “這期間,藏族考古工作者從無到有,還有主動要求去西藏從事考古工作的各族學生,步入了西藏文物考古的舞臺?!睆埥掷e道,1975-1980年,由四川大學、北京大學、西北大學等高校培養出的第一批西藏考古的人才,走上西藏文物工作崗位,如甲央、仁欽、索朗旺堆、更堆、旺堆、侯石柱、張文生等。

        這時期,西藏自治區昌都市卡若遺址的發掘,標志著西藏考古進入一個新的時代,開啟了正式的現代科學考古發掘工作,也開始了西藏史前考古學文化的探索。而1985年出版的《昌都卡若》,成為了西藏第一部考古報告。此外,列山墓地的調查與發掘,揭開了吐蕃墓葬考古的篇章。(中國西藏網 記者/李元梅)

      (責編:郭爽)

      版權聲明:凡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或“中國西藏網文”的所有作品,版權歸高原(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任何媒體轉載、摘編、引用,須注明來源中國西藏網和署著作者名,否則將追究相關法律責任。

      亚洲日韩 国产综合网
      <li id="zkptl"></li>

      <button id="zkptl"><acronym id="zkptl"></acronym></button><mark id="zkptl"><optgroup id="zkptl"></optgroup></mark>

      1. <rp id="zkptl"></rp>